搜索
雄县人网 雄县论坛 情感文学 《寒地黑土,风云过往》(七)_黑土过往风云
查看: 174|回复: 0
go

《寒地黑土,风云过往》(七)_黑土过往风云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1-30 15:10 |显示全部帖子
临近期中考试,班里的学习气氛也日渐浓郁起来,星期日也不休息,而是跑到学校来学习。
  赵初荷从家里拿了一个大电锅和各色食材,许晶晶她们各自带着碗筷和方便面,准备中午也不回家了,就在这煮面吃。
  杨红晖给她们开了教室的门,叮嘱道,“小心用电啊。”
  “知道了,要是连方便面都不会煮,那不是废物吗?”
  杨红晖羞赧一笑准备离去,赵初荷拉
马后炮研究基地
住了他,“中午不跟我们一起吃吗?”
  “不用了。”
  “别呀!”许晶晶笑道,“本来我们说好了借初荷家的电锅,每个人带两包方便面来就行了。你看看她,鸡蛋、菜叶、卤牛肉、羊肉片……都快成涮火锅了。你要是不来吃,让我们这帮人吃肚子里了,她不得肉疼死!”
  “你个坏丫头!哪次给你吃我肉疼过!上次去我家韭菜盒子你吃了多少个,你说说?”
  周笑玉“噗嗤”一声笑弯了腰,“是啊,边吃还边问初荷你家韭菜盒子味儿真地道,哪买的。后来……哈哈后来一听是怎么种出来的……她差点没吐了……”
  “哈哈哈……”姑娘们没心没肺地笑成了一团,浩浩荡荡地向教室奔去。
  中午时分,许晶晶往电锅里倒上了一大锅热水,等烧开后再下面。可是半个小时过去了,水还只是冒了一点儿热泡。又等了十五分钟,终于烧开了,这才往里面下方便面和肉片蔬菜,可是只下了不到两包锅就满了,再也盛不下了。
  “来来来,先每个人吃一点,”赵初荷用公筷给每个人的碗里夹一些,边夹边接着下。“下点牛肉片吧……再来点鸡蛋……生菜叶子好吃……再下点香菜……”大家你争我夺地终于花了一个小时才吃完这顿方便面涮锅,个个捂着肚子大叫,“还不如回家吃饭呢,回家吃还不用这么久,不用这么麻烦……”
  赵初荷带人到教室里煮方便面的事让何小飘知道了,她大为光火。自从金鹏被开除后,她觉得自己的地位好像大不如前了。有时候上厕所都要自己一个人去,约姐妹们同去都约不上,那她宁可憋着,也就是平时里她最看不上的于中兰还给她点面子,陪她一起去。虽然中午吃饭时还是会聚在一起吃饭,但吃完饭后总是她自己一个人擦桌子,那帮人吃完就跑,三三两两地去校外买零嘴吃或去校园里散步,很少叫她。虽然她平时对于中兰踢过来骂过去的,不得不承认,这个时候自己能抓住的,好像只有她了。
  “不行,坚决不行!”深感自己“失宠”的何小飘决定要反击。她先让妈妈每天都给她准备豆角炖肉或酱牛肉等菜,再往学校待了一罐牛肉辣椒酱,吃饭时大家分
”行者大怒,叫:“拿将来!”那众猴满地飞来赶上,把个八戒,扛翻倒了,抓鬃扯耳,拉尾揪毛,捉将回去,毕竟不知怎么处治,性命死活若何,且听下回分解
而食之。她也约姐妹们星期日一起来教室看书,然后大家凑在一起聊天吃串嬉笑打闹,甚至跳到桌子上追逐着,戏谑着。
  而这里有一个人却是极为格格不入的——王雪。她居然也来学校看书了?她一见屋里太过喧哗,就躲到操场上去一个人学习,与众人隔绝。
  赵初荷也意识到了王雪近日在学校里待的时间越来越长,早上不到六点就来,晚上八点半以后才走,周六周日除了吃饭睡觉以外都在学校逗留,不是操场就是教室。她不安地问杨红晖:“她没过来找你吧?”
  “嗯,问过几次题。”杨红晖不认为这有什么可隐瞒的。
  “问题?”赵初荷眼珠子一下子瞪得溜圆,“问题?那你告诉她了没有?”
  “告诉了。”
  “在
筹码连续集中股名单出炉!狂犬病概念龙头股东数大降25%(附股)
哪儿讲的?”
  “在教室里,有时候也在门卫处。”
  “下回不许告诉她!”赵初荷蛮横地命令道,“告诉她,她会了,超过你怎么办?”
  杨红晖笑了笑,“怎么会呢?”
  “反正……就是不许告诉!”
  从那天起,赵初荷也早出晚归地留在班级看书,然后让杨红晖送她回家。
  “你不用送我到村口,到莲花泡那里就行。剩下的路我走回去,保证我爸我妈不会看见。”
  “其实……你真的没有必要留下来的……”杨红晖也觉得比较为难,赵初荷每晚非要等王雪回家后再走,她家村口又有那一大片水塘,一个女孩子真的不大安全。“要不,你明天开始就正常放学回家吧,好吗?”
  “不好,你不是说我学习不好吗,我现在努力了,你怎么又不让了呢?”
  “你回家也可以学啊。”
  “我回家就没有学习气氛了……”
  二人正拉扯着,王雪背着书包从昏黄的路灯下一闪而过,忙低着头扭身而退。
  赵初荷警惕白了她一眼,“不用你送了,我自己走!”
  杨红晖只好悠游地走在她身后,始终跟她保持3米以上的距离,始终不说话。
  赵初荷家门口的灯已经亮起来了,赵母就站在门口,一见到她就带着火气埋怨道,“你怎么才回来啊?我等你半天了。”
  “我在学校看书呢,不是跟你们说不要等我了?”赵初荷也没什么好气,“走了,进屋了!”
  赵母狐疑地望她身后一瞟,跟杨红晖来了个激灵灵的对视,“你后边那小子是谁啊?出溜出溜的,我看怎么是老杨家那小子?”
  “啊?我后面有人?我怎么不知道啊?”赵
欧股崩了!
初荷装糊涂道,“妈你可别吓我啊,不会是劫道的吧?”
  “什么劫道的?劫道的有到富民村劫道的?”赵母结结实实地审视着女儿,“不对,我看还是杨家那小子!他是不是找你来的?”
  “妈你怎么回事啊?”赵初荷边盛饭边埋怨道,“他找我干嘛呀?我在学校跟他都不说话的。”
  “不说话?为啥不说话?”
  “不是你和我爸上次给人家家里打电话,他爸他妈都冲到学校来揍他,他恨我都来不及,还能跟我说话!”赵初荷理直气壮道,“再说这条道不是咱老赵家开的吧,是公家的吧,人家愿意走哪就走哪,跟咱没关系,啊!”
  “不对,我看那就是他。”
  “是不是他人家走哪碍你什么事了?你凭啥管人家走不走道啊?”
  “你说,他是不是拿你当对象了?你俩是不是处对象了?”赵母被堵得有些急了,开始口不择言,“我告诉你我哪天就去你学校问,我还得问许晶晶她们呢!你不用你现在跟我这儿嘴不啷叽的,要是让我知道你处对象我就打折你的腿!”
  赵初荷不怒反笑,竟像逗弄发火的小孩子一般,“妈你要是能抓到我证据的话你就用证据说话,你在这儿左猜右猜的一会儿栽赃一会儿陷害一会儿又诈我的有意思吗?我干啥了?你说我处对象,有人证物证吗?有就拿出来,没有我会服吗?”
  赵母彻底不说话了,赵初荷也终于安静地吃完了一顿饭。她回到房间里还不住地庆幸着,幸亏刚出校门刮风时,杨红晖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她穿,她只穿了五分钟就还给他了。要是一直穿回来,麻烦会更多。唉,现在虽说四月份了,但北国早晚还是有些凉嗖嗖的,也不知道那家伙整天待在门卫处里衣服够不够穿,被子够不够厚?
  她从柜子里掏出毛活——这可是20块钱一两的恒源祥毛线,粉蓝雪白相间又暖和又蓬松,用平针织一条男士围巾最好看了。嗯,他皮肤白,个子高,织个两米长的就够了,下面再穿上一点儿穗儿。
  赵初荷织着织着,又拆了一截,换成了玉米豆形的针法织了一段,放在自己脖子上比量了一下,又对着镜子照了半天,“嗯,光是平针还是太单调,织一段平针织一段玉米豆才好看。”
  正织得入神时,赵母不知什么时候闯进来,抢过她手里的毛活,厉声问道,“你干嘛呢!”
  赵初荷被吓得有点犯懵,很快又恢复了平静,“给我爸织条围巾。”
  “给你爸织?”赵母的语气马
股海三千,只取一瓢饮
上缓和多了,翻来覆去看了看,“手艺还行啊……”猛地又想起来,“不对啊,你爸都多大岁数了,还能戴颜色这么嫩的!你说,给谁织的?”
  “就是给我爸织的!”赵初荷斩钉截铁道,“那我爸不戴,就给我哥戴呗!”
  “胡说,你哥什么时候戴过围脖?”
  “那是你没给他买,买了他还能不戴?”
  “我以前给他织的那些也没见他戴啊……你知道你哥不戴围脖,怎么还想起给他织了?你平时成天跟你哥干仗,还有这么好心?”
  “那你说我不给我爸织,不给我哥织,这又是男士围脖,天底下还有谁能值得我给他织围脖?我爷我姥爷都死了?”
  “那……你大爷?你叔?你舅?”赵母还真上套了,竟然一本正经地推测起来。赵初荷见状忙把她推出门外,“你上外面慢慢想去,别影响我学习啊!”
  “嗯,不行织了啊……都上高中了还有心思鼓秋那些没有用的……要织我拿来织!”
  “别介别介,”赵初荷忙把毛活护在怀里,“你织的大窟窿小眼子的当抹布都不吸水,别糟蹋我好毛线了。我不织了行了吧,我现在就收起来,等高考完事再织。”
  月华如水,是最亮的灯光。赵初荷披着衣服爬起来,打亮了手电筒继续织起来,她迫不及待地想看到他戴上围巾的样子!班里那帮人真是没眼光,还说文科班没人演王子,他就是最带劲的王子。看他演焦仲卿的样子,多有爱人肉啊!他就是太苦了,太不容易了,太可怜了!他需要一个人好好疼他,为他遮挡风雪。而我,就是那个悲天悯人的救世主!
  赵初荷熬了几个通宵终于把围巾织好了,又不敢送出去了。怎么办?怎么办?我用什么理由送呢?我打着什么旗号送呢?我跟人家啥关系啊还给人织毛活?让晶晶替我送?不行,那帮死丫头片子非笑话死我不可!那……不送不行,不送他戴什么呀?赵初荷考虑了再三,终于骑上自行车奔到市里的邮局以邮件的方式寄到了杨红晖手里。
  从邮件寄出去那一刻,她就一直紧盯着收发室生怕那些手欠的人偷拆,生怕毁了自己的心意。待放学后看到杨红晖终于开那个邮件时心跳得都快蹦出来了,脸红得像开满了杜鹃的春山。杨红晖修长如葱根般的手指握着壁纸刀,划开了包裹,万幸没有划破围巾……他拿出来了围巾……他的眼里全是讶异,竟然没有惊喜之色……他好奇地看了看包裹上的姓名和地址……笨蛋,是寄给你的,准没错……反正我没留名字和地址,我那天戴着口罩和墨镜去的,头上戴着我爷活着时留下的帽子,还穿着我哥初中时的旧衣服,你打电话过去也问不出是我……嘿嘿,早知道这样我还在里面加一封情书呢,让你知道什么是灵异事件……
  杨红晖盯着包裹单皱着眉头思虑了半天,神色终于松弛下来,眼里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好像大人看到小孩承认错误的憨态想笑又必须保持威严的那种笑。赵初荷又害羞又害怕,但更多的是心愿达成时的慰藉。她忙不迭脚底抹油似的溜走了,这种小偷盗得国宝的感觉简直是太刺激了,她的心脏还是砰砰跳得像疯狂老鼠似的,脸红得滚烫。但是这种狂喜不能跟任何姐妹分享,坚决不能,这是个只能烂在肚子里的秘密。
  放学后,杨红晖找到她,清浅如淡月拂疏柳般笑道:“谢谢你啊,手艺真好。”
  “哦……”赵初荷的脸急速地又红起来,嘴上还是硬的,“你说方便面啊?这么多天了才来道谢啊,真不够意思,呵呵……”她干笑了几声,就背起书包离开了教室。
      这两位牛散因为操作妖股被限制交易!。”众人都忙道:“我们何尝敢大胆了,都是赵姨奶奶闹的。"平儿也悄悄的说:“罢了,好奶奶们。`墙倒众人推',那赵姨奶奶原有些倒三不着两,有了事都就赖他。你们素日那眼里没人,心术利害,我这几年难道还不知道?二奶奶若是略差一点儿的,早被你们这些奶奶治倒了。饶这么着,得一点空儿,还要难他一难,好几次没落了你们的口声。众人都道他利害,你们都怕他,惟我知道他心里也就不算不怕你们呢。前儿我们还议论到这里,再不能依头顺尾,必有两场气生。那三姑娘虽是个姑娘,你们都横看了他。二奶奶这些大姑子小姑子里头,也就只单畏他五分。你们这会子倒不把他放在眼里了。飞天诚信,数字货币这波风口的浪尖明珠。什么是心态~利润率合理封顶,追求规模。个别银行被集中取款?银保监会回应:请广大储户放心!假黄金融资、信托业风险处置问题。创业板大跌,石油猛拉盘,市场越来越奇怪。

雄县人网 http://www.aiqdw.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