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雄县人网 雄县论坛 精彩网文 《韩非子》卷49五蠹诗解9纵横非实法术强内_韩非子法术纵 ...
查看: 164|回复: 1
go

《韩非子》卷49五蠹诗解9纵横非实法术强内_韩非子法术纵横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3-19 16:42 |显示全部帖子
《韩非子》卷49五蠹诗解9纵横非实法术强内
  题文诗:
  今则不然,士民儒侠,纵恣于内,其言谈者,
  为势于外,外内称恶,以待强敌,不亦殆乎.
  故群臣之,言外事者,非有分于,纵衡之党,
  则有仇衷,借力于国.纵合众弱,以攻一强;
  衡事一强,以攻众弱;非以持国.臣言衡者,
  曰不事大,遇敌受祸.事大无实,献图地削,
  效玺名卑,地削国削,名卑政乱.事大为衡,
  未见其利,亡地乱政.言纵者曰,不救小而,
  伐大国危.救小无实,起兵敌大.救小非存,
  交大有疏,为强国制.出兵军败,退守城拔.
  救小为纵,未见其利,亡地败军.是故事强,
  则以外权,士官于内;求小以内,重求利外.
  国利未立,封土禄至;主卑臣尊,地削私富.
  事成权重;事败富退.主听其说,事未成则,
  爵禄已尊;事败弗诛,则游说士,孰不为用,
  矰缴之说,侥幸其后?破国亡主,何故以听,
  言谈浮说;人君不明,公私之利,言不察当,
  诛罚不必.夫王者能,攻人者也,安不可攻.
  强能攻人;治不可攻.治强者不,可责于外,
  内政之有,法术于内;事智于外,不能治强.
  【原文】
  今则不然,士民纵恣于内,言谈者为势于外,外内称恶,以待强敌,不亦殆乎!故群臣之言外事者,非有分于从衡之党,则有仇雠之忠,而借力于国也。从者,合众弱以攻一强也;而衡者,事一强以攻众弱也:皆非所以持国也。今人臣之言衡者,皆曰:“不事大,则遇敌受
那菩萨袖中取出一个破纸包儿,内将三粒红丸子递与行者,教放入口里
祸矣。”事大未必有实,则举图而委,效玺而请兵
”夫妻两个说话,那贾芸早说了几个"不用费事",去的无影无踪了.不言卜家夫妇,且说贾芸赌气离了母舅家门, 一径回归旧路,心下正自烦恼,一边想,一边低头只管走,不想一头就碰在一个醉汉身上,把贾芸唬了一跳.听那醉汉骂道:“臊你娘的!瞎了眼睛,碰起我来了.贾芸忙要躲身,早被那醉汉一把抓住,对面一看,不是别人,却是紧邻倪二.原来这倪二是个泼皮,专放重利债,在赌博场吃闲钱,专管打降吃酒.如今正从欠钱人家索了利钱, 吃醉回来,不想被贾芸碰了一头,正没好气,抡拳就要打.只听那人叫道:“老二住手!是我冲撞了你
矣。献图则地削,效玺则名卑,地削则国削,名卑则政乱矣。  
  事大为衡,未见其利也,而亡地乱政矣。人臣之言从者,皆曰:“不救小而伐大,则失天下,失天下则国危,国危而主卑。”救小未必有实,则起兵而敌大矣。救小未必能存,而交大未必不有疏,有疏则为强国制矣。出兵则军败,退守则城拔。救小为从,未见其利,而亡地败军矣。是故事强,则以外权士官于内;求小,则以内重求利于外。国利未立,封土厚禄至矣;主上虽卑,人臣尊矣;国地虽削,私家富矣。
  事成,则以权长重;事败,则以富退处。人主之于其听说也于其臣,事未成则爵禄已尊矣;事败而弗诛,则游说之士孰不为用矰缴(zēng zhuó)之说而侥幸其后?故破国亡主以听言谈者之浮说。此其故何也?是人君不明乎公私之利,不察当否之言,而诛罚不必其后也。皆曰:“外事,大可以王,小可以安。”夫王者,能攻人者也;而安,则不可攻也。强,则能攻人者也;治,则不可攻也。治强不可责于外,内政之有也。今不行法术于内,而事智于外,则不至于治强矣。
  〔注释〕 ① 士民: 这里主要指儒生、游侠。 ② 言谈者: 指在各诸侯国之间游说的纵横家。 ③ 从衡: 即纵横,指合纵、连横。 ④ 雠: 通“仇”。忠: 通“衷”,心思。 ⑤ 效玺: 指献出君主的印章,这是取消独立地位臣服他国的表示。玺,君主的印章。 ⑥ 矰缴(zēng zhuó)之说: 比喻用来猎取功名富贵的花言巧语。矰缴,用来射鸟
曲径荜萝垂挂,石梯藤葛攀笼
的带细绳的箭,射出后,箭能收回。
  【译文】
  现在却不是这样。儒士
一箫一剑情绪周期理论图
、游侠在国内恣意妄为,纵横家在国外大造声势。内外形势尽行恶化,就这样来对付强敌。不是太危险了吗?所以那些谈论外交问题的臣子们,不是属于合纵或连衡中的哪一派,就是怀有借国家力量来报私仇的隐衷。所谓合纵。就是联合众多弱小国家去攻打一个强大国家;所谓连衡,就是依附于一个强国去攻打其他弱国。这都不是保全国家的好办法。现在那些主张连衡的臣子都说:“不依附大国,一遇强敌就得遭殃。”侍奉大国不一定有什么实际效应,倒必须先献出本国地图,呈上政府玺印,这样才得以请求军事援助。献出地图,本国的版域就缩小了;呈上空印,君主的声望就降低了。版域缩小。国家就削弱了;声望降低。政治上就混乱了。
  侍奉大国实行连衡。还来不及看到什么好处,却已丧失
行者打杀人,还该教他去烧埋,怎么教老猪做土工?”行者被师父骂恼了,喝着八戒道:“泼懒夯货!趁早儿去埋!迟了些儿,就是一棍!”呆子慌了,往山坡下筑了有三尺深,下面都是石脚石根,扛住钯齿,呆子丢了钯,便把嘴拱,拱到软处,一嘴有二尺五,两嘴有五尺深,把两个贼尸埋了,盘作一个坟堆
了国土,搞乱了政治。那些主张合纵的臣子都说:“不救援小国去进攻大国,就失了各国的信任;失去了各国的信任,国家就面临危险;国家面临危险。君主地位就降低了。”援救小国不一定有什么实惠可言。倒要起兵去和大国为敌。援救小国木必能使它保存下来。而进攻大国未必就不失误一有失误,就要被大国控制了。出兵的话,军队就要吃败仗;退守的话,城池就会被攻破。援救小国实行合纵。还来不及看到什么好处,却已使国土被侵吞,军队吃败仗。所以,侍奉强国,只能使那些搞连衡的人凭借外国势力在国内捞取高官;援救小国,只能使那些搞合纵的人凭借国内势力从国外得到好处。国家利益没有确立起来,而臣下倒先把封地和厚禄都弄到手了。尽管君主地位降低了,而臣下反而抬高了;尽管国家土地削减了,而私家却变富了。
  事情如能成功.纵横家们就会依仗权势长期受到重用;事情失败的话,纵横家们就会凭借富有引退回家享福。君主如果听信臣下的游说,事情还没办成就已给了他们很高的爵位俸禄;事情失败得不到处罚,那么,那些游说之士谁不愿意用猎取名利的言辞不断去进行投机活动呢?所以国破君亡局面的出现,都是因为听信了纵横家的花言巧语造成的。这是什么缘故呢?这是因为君主分不清公私利益,不考察言论是公正确,事败之后也没有坚决地实行处罚。纵横家们都说:“进行外交活动,收效大的可以统—天下,收效小的也可以保证安全。”所谓统—天下,提的是能够打败别国;所谓保旺安全,指的是本国不受侵犯。兵强就能打败别国。国安就不可能被人侵犯。而国家的强盛和安定并不能通过外交活动取得,只能靠搞好内政。现在不在国内推行法术,却要一心在外交上动脑筋。就必然不能达下到国家安定富强的目的了。
      下周君正咋走呢。新冠疫苗最后的战场-上游材料。巨丰投顾:天地板杀跌、股价接力闪崩盘口异动下市场迎重要暗示。军工金融走强大盘探底回升。”贾琏道:“你不用怕他,等我性子上来,把这醋罐打个稀烂,他才认得我呢!他防我象防贼的,只许他同男人说话,不许我和女人说话,我和女人略近些,他就疑惑,他不论小叔子侄儿,大的小的,说说笑笑,就不怕我吃醋了。以后我也不许他见人!"平儿道:“他醋你使得,你醋他使不得。他原行的正走的正,你行动便有个坏心,连我也不放心,别说他了。”问道:“怎么讲呢?"代儒道:“你把节旨句子细细儿讲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3-19 16:42 |显示全部帖子
谁能主持公道?

雄县人网 http://www.aiqdw.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